永康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花恋化蝶

发布时间:2019-10-13 00:10:12 编辑:笔名

戏已散了,夜丝丝的凉。是谁触摸兰花的手,让她刹那间有梦幻般触电的感觉。只是那是秋夜中的一瞬,让她惊慌失措、也让她蓦然在尘封的记忆中搜索。

夜正长,情未了。戏里戏外都是执著的渴盼。揩揩铅华褪尽的脸,泪曾经沧桑。那是岁月慷慨赠予她的洗不去的忧伤,似一枚标签粘贴在红粉不再的脸上。《梁山伯与祝英台》中的化蝶,让她刻骨铭心的痴恋她的梅兄她的梅郎她心中的恒久的梁山伯。曾经的呼唤,象不经意的一枚红枫叶,一丝霜染的心香,但那也只是曾经的曾经。

戏已散了,秋夜的风丝丝的凉。兰花就那么地枯坐着。叹口气,是一丝儿幽幽的叹息,在静夜里渗入疲累的骨髓。谁象她那样傻呢?!拿山里人的话来说就是:“生得贱!”。那一年,县上文艺汇报演出,兰花遇上了梅郎。一个是风流倜傥的梁山伯,一个是俏丽多情的祝英台。兰花痴痴的喊梅郎——“梁兄”……如今的梅郎兼梁兄已飘洋过海,据说已是当地戏班子的头,娶了妻生了子,更不用说是发福了。可这一切,兰花并不知晓。兰花只知晓她的“梁兄”走出了贫瘠的山村。那一夜,兰花和梅郎如《梁祝》般痴缠悱恻。梅郎信誓旦旦地对兰花说: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兰花对梅郎说:等你,海枯石烂、地老天荒……天朦朦亮时,兰花送梅郎到村口,他再次吻她,轻柔的吻,无限的爱怜。梅郎在村口消隐的当儿,挥挥手,不带走一丝云彩。在“等着我……”这声余音飘荡着的今夜,已飘零了三十个年头。

每当清晨,兰花盘好头发时,便对着铜镜无限深情地说,梁兄,我的头发美吗?过了片刻,兰花抿着嘴儿笑了,是那种满足的笑意。她分明听到了她的梁兄梅郎从铜镜中走出,拥着她无限柔声地说:美,真的美……这是兰花最幸福最甜蜜最温馨最柔情的时刻。仿佛这一刻永远定格在幸福与恩爱上。

梳理好发髻,兰花穿上了三十年一贯之的那套戏装,开始了她的追梦。她是他的祝英台,他是她的梁山伯。水袖舞动,如蝶飘逸。兰花痴痴地舞,仿佛在等待化蝶的那一瞬息……只是此刻,她感觉有些累了。累了的不是身体,而是一颗孤寂难耐的心。为了一个梦,她付出了,她认为真的值得。毕竟他给了她的爱。她也给了他,一个青春的甜梦。这也许就是相同的解不开的情结罢。梦中,是真实的忘我的世界。她轻轻触摸,轻轻舞动水袖,那一刻她仿佛听到她的梁兄拥着她对她亲昵的呼唤。她闻到他轻声呼唤她时带来的幽幽体香,那是特有的爱情的芬芳。不曾真心相爱过的人是难以嗅到情人身上的爱的气息的。每当她飞扬水袖,每当她投入到《梁祝》之中时,爱情的沁香就丝丝的痴缠着她的身与心。她的每一次微笑都含有甜蜜,都富有诗情,虽说是久远的期待。她的爱情已爆炸过了,她的爱情是在酿蜜期,她的爱情只是期待一次最后的化蝶。

兰花又梦见她的三生三世的梁兄梅郎了。兰花业已想好了,只有化蝶才能追回属于自己的梦,追回属于她的今生与来世的蝴蝶梦。是在佛前跪求了一千年还是一万年,她不知晓。今夜,她要化蝶了,梦给了她一个无比甜美的启示。今夜是好梦的开始,是好戏的煞尾,是落幕时的大团圆。三十年前的今夜,兰花和梅郎一曲《梁祝》分外痴缠。那夜,是属于兰花和梅郎的爱情之夜……兰花把戏装贴紧她的脸,一颗秋夜的珠泪是那么的沁凉。还有泪还有梦,嗯嗯,真好……该是追梦的时候了。抬望眼,她看到了天边的那一弯昏黄的月芽。兰花坐在铜镜前仔细地描妆。 妆,淡淡的,兰花自己觉得很满意。这一回,兰花就真是的祝英台了。淡淡着妆的兰花,柔媚的对着铜镜就那么地笑了,一脸的幸福,一脸的神往。

兰花站了起来,走向早已准备好了的干柴堆,水袖轻扬,刹那,烈焰腾空。

门开了,无声的开了。她的梁兄梅郎走了进来,象似拥着她……兰花在一点一点地飞升,一点一点地化蝶。她笑了,一脸的灿烂。幻化、幻化、幻化,兰花凄然一声:梅郎,我来了……

红红的烈焰中,一只紫蝴蝶在美丽的翩跹,看得出那是一只为爱追寻的寂寞相生的玉蝶……

共 155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场轰轰烈烈的爱,一生无言的等待,三十年如故的情怀,是她变成铁了心的痴情女,最终水袖轻扬,跳入熊熊的烈焰中一点一点地飞升,一点一点地化蝶。作品感人,爱心可鉴,可与梁祝媲美。 欣赏佳作。 【微编 王老大】

1 楼 文友: 2014-10- 0 07:02:46 期盼您的新作!

回复1 楼 文友: 2014-10- 0 11:1 :51 感谢王老大的指点,你的指点让我受益非浅!谢谢!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挂号电话
成都恒博医院怎样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下午几点开始挂号
成都恒博医院怎样啊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专家门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