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康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指间小说军纪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5:01:02 编辑:笔名

宋神宗元丰五年,灵武之役,丧师覆将,涂炭百万,帝中夜得报,起环榻行,彻旦不寐。----《宋诗纪事本末》    【一】    连绵不断的山谷回荡着急促的马蹄声,如落雷一般,加上春天特有的咆哮的风声,两者合起来听着格外的惊心动魄。    趴在山谷一侧的草丛中的王狗子的腿微微的打着颤,两眼一眨不眨的盯着山谷的尽头,因为紧张,眼球已经隐隐的显出了血丝,两颗发黄的门牙狠狠的咬在下嘴唇上,手指关节也因为太用力的握着长戬而微微发白,微白的脸上,汗珠已经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    “紧张么?”旁边的一个老兵嗤笑道,“到底是新兵蛋子,没胆气!真给咱们将军丢脸!”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王狗子低声吼道,因为怕惊到即将一闪而至的敌人,他不敢大声呼喝,只是压低了嗓音,但是怒气丝毫没减。    “呦呵,说你是新兵蛋子还不服是吧?”老兵又嗤笑道,“待会要是不行的话,记得把自己的腰带给松松,别来不及脱裤子尿裤裆里,这里可没婆娘给你洗裤子!”    “哈哈哈……”又有几个老兵笑了起来。    “噤声!来了!”旁边的一个校尉低声呵斥道。大家复又重新闭上嘴巴,眼睛死死的盯着前面,刚才略微放松的心弦一下又给揪了起来。    “对,我是新兵蛋子,但老子这不是没经验吗?混蛋的老兵油子,待会杀敌的时候看谁宰的多!”只有王狗子还在一边忿忿的想着。    烟雾越来越近,那是万马奔腾激起的尘土,在大风推动下,敌军似乎整个的笼罩在里面,像是一个嗜人的魔鬼般呼啸而至。大地的颤动似乎愈发的动人心魄了,王狗子费力的咽下一口口水,悄悄地转头问老兵;“现在就上么?“    “屁!弓箭手还没发力,你找个什么急?赶着投胎啊!”也有一些紧张的老兵骂道。    “哦”。王狗子委屈的又伏低了一点,“我这不是第一次么?”他复又委屈的想到。    终于,旁边的那个年轻的校尉出声了,“弓箭手已经准备好了,待会箭雨一落,一队跟随左翼冲杀,二队在后面照应,娘的,都把自己的脑袋看好了,就算西夏狗的人头值钱,也得先保住自己的脑袋才有命花,都听明白了吗?!”“是!”众人低声诺道。    眼见敌军已经进入了射程,不知哪里传来一声呼啸声,种家军队的弓箭手齐齐发射!一时间,箭矢漫天飞舞,呲呲声不绝于耳,冲在最前面的西夏兵没料到此处会有埋伏,躲避不及,纷纷中箭落马,后面的敌军也因为距离太近,没勒得住,把前锋还没中箭的伙伴们复又重新踩于马下,嘶号声不绝于耳,顿时场面大乱!    “冲!”校尉一声大喝,拔出腰间长剑,旋风般的向谷下掠去,王二狗一个愣神,马上反应过来,提着手中长戬跟着其他人一起往下冲去。到了谷底,西夏军似乎还没从刚才的突袭中缓过神来,骑兵们一般忙着安抚胯下战马,一便抽出长矛戒备,有的还在忙着去拉地下哀嚎的同伴,见种家军如旋风般而至,骑兵只得操起武器对抗。因为山谷狭窄,腾挪不开,不利于骑兵冲锋,往日赫赫有名的西夏轻骑兵反而受制,被种家军的步兵团抓住机会,一阵砍杀,死伤更重。王二狗被敌方的一个将领的献血喷了一脸之后,终于一个激灵醒了过来!也学着老兵的样子,先刺马腿,带人落地复刺敌军,加上刚才那个老兵的照顾,一时倒也有惊无险,只是看着满地尸体,腹中一阵翻腾,要不是正值生死关头,早就吐了出来。一边的老兵又一个漂亮的突刺,斩杀了一名骑兵,待那骑兵咽气,老兵利落的割下人头,往腰间一别,转头对王二狗坏笑道:“怎么?不要钱了?一个脑袋十贯钱啊,哈哈”说完转身又奔向另一个骑兵而去。    王二狗见老兵手法利落,毫无停滞,再见地下无头躯体,刚刚好不容易压制下去的腹中酸水又重新翻腾起来,趴在地下一个劲的干呕起来。    而西夏军队忽遭突袭,也只是乱了一会,毕竟是受过训练的正规军,毫不惊慌,马上转换阵型,骑兵分两股岔开,让后面的步兵转到前面,长矛对戬,惨厉异常的白刃战开始了!如此一来,失去了老兵庇护的王二狗便不再那么幸运,只得靠自己。此时有一敌兵忽然窜到他的身前,趁着王二狗趴在地下干呕的功夫,一擎手中长矛,就要朝他当头刺下,待王二狗看见,已经晚了,就算格挡也来之不及,刹那间,王二狗脑中忽而闪过那个女孩如花般的的脸庞,心中一暖,继而又是冰凉一片。心道一声:“完了”,遂闭目待死。    不知过了多久,王二狗也没感觉到冰冷长矛刺过身体的冰凉感,心中诧异,慢慢睁眼一看,只见到刚才那个敌兵卧在一边,胸前一片血肉模糊,早已死去多时,旁边的老兵正冷冷的看着他。王二狗刚从鬼门关转了一圈回来,从没觉得死亡离自己如此的近,回想起刚才惊险的一幕,只觉得浑身的力气似乎一下子都被抽走了,软软的瘫在那里一动也动不了了。老兵见王二狗如此不济,更是大怒,忽的上前狠狠地一个巴掌!只打的王二狗口鼻都流出了血。只听老兵骂道:“废物!”便转身离去。    这一巴掌也把王二狗给抽醒了,此时是你死我活的战场,稍一大意就万劫不复,想起离家时白发苍苍的老爹倚门而立的情景,王二狗心里忽的生出对活下去的无限渴望,猛的抓起地下长戬,朝着最近的敌军冲了过去!    此时战斗已经白热化阶段,西夏军在经过一轮的休整之后,终于重振旗鼓给杀了回来,加上襄王军,两方人马近万人,就挤在这个狭小的山谷鏖战,两方混杀,乱作一团,挤压着,嘶吼着,剑与剑相击时的的铿锵声,武器刺进骨头的刺啦声,呻吟声,惨叫声,咆哮声,垂死者的呜咽声,此起彼伏。此时已经没有什么招式套路可言,把对方置于死地才是最终目的!最密集的地方已经无法使用兵器,双方便用牙齿,拳头,匕首,只要能活下去,什么都不在乎了,只要能活下去!    风吹的更猛烈了,到处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残臂断肢,肝肠满地!有敌方的,还有自己的兄弟。王二狗经过最初的惊惧,再到彷徨,此时已经可以说是麻木了,茫然的挥舞着手中长戬,眼中似乎除了红色再也没有了别的颜色。忽然,襄王军的鼓声响了起来,是退兵的鼓点,要退兵了!王二狗一个愣神之后马上反应了过来,仗打完了么?还没等他完全的放下心神,又一个长矛从一边向他刺来!对方是个百夫长,身材魁梧,满目狰狞,眼神中透露出嗜血的光芒,王二狗心中一凛,忙举长戬格挡!两件兵器刚一接触,王二狗只觉得一阵大力从长戬上传来!虎口都被震得裂开了,对方好大的臂力!王二狗咬咬牙,复又想重新举起武器,妄图再接对方的攻击,谁料刚才的一阵冲杀,加上被百夫长的一击,体力告罄,双臂经举不起长戬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百夫长狞笑着向他刺来!此时领军的校尉刚好退到王二狗身后,见王二狗有难,马上向前几步挡住百夫长的雷霆一击,顺手将王二狗往后一带,总算又一次的将王二狗给拽了回来。就这么一耽搁,又有几名敌军围了上来。    情势更是危急,只听那校尉对王二狗喊道:“还能走吗?”见王二狗咬着牙点点头,又说道:“向左边突围,那里薄弱!”王二狗又点一下头,挣扎着向校尉靠去。    【二】    王二狗在那校尉身后站定后,才觉得一颗心稍微落回一点,转眼看看四周西夏兵狠厉的目光,他颤声道:‘大人,我们被包围了。”    “我知道.”那年轻校尉也轻声道,“你是新兵吧?怕吗?”    王二狗一愣,校尉大人怎么会知道自己是新兵的?又想起刚才自己的窝囊表现,王二狗脸一红,低头闷应了一声。    “呵呵,没什么丢脸的,我第一次上战场,都尿裤子了,你还不错”。校尉劝慰道。“待会听我指示,说不定我们能冲出去!懂了么?”    “懂了!”王二狗应道。    此时情势已然十分危机,西夏兵也发现了这个年轻的校尉,齐齐的向两人逼近,忽然,身后传来一阵热浪,还没等几个西夏兵反应过来,一阵大力撞在他们身上,随即身上就着起了火!是一辆浇了火油的辎重车!    火焰立刻在衣服上着了起来,那几个倒霉的西夏兵马上在地下打起了滚,妄想扑灭身上的火焰,可是火油又岂是那么好灭的?徒劳的在地下惨叫了一会,就没了声息。    王二狗随即闻到了一股烧焦了的味道,胃里又开始一整翻腾,还没等五脏平复下来,校尉见有了缺口,猛的一拽王二狗,吼道:“走!”两人旋即向着那辆辎重车的方向冲去。    辎重车转眼即到,就听到推车的人嘶声喊道:‘“快走快走,我顶一会!”王二狗感激的看了那人一眼,结果差点叫了出来,这不是刚才羞辱他又救了他还打了他一巴掌的那个老兵油子么?!    只见那老兵两眼充满血丝,上半身血迹斑斑,盔甲都破损的不像样子,斜斜的挂在身上,左腿似乎还受了伤,一瘸一拐,兀自在那推着火车乱撞,犹如疯魔一般!忽然听到老兵们哼了一声,已经冲出包围圈的王二狗和校尉忙转头一看,顿时又是一惊。原来就这么一错身的功夫,为了护住两个人,老兵没防备之下,右档没顾得上,又有一把长矛划过了老兵的右臂,鲜血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老兵一个踉跄,险些摔倒,任谁都看出此时老兵已是强攻之末,几个西夏兵恼他刚才折了几个伙伴的性命,一齐上来,几支长矛高高的举了起来,就要冲老兵刺下!眼见老兵的性命不保,年轻校尉看的目呲欲裂,也不管王二狗了,复又转了回来,想要将老兵也捞回来。王二狗一愣,想起老兵救过自己两次,一咬牙,也跟随这校尉冲了回来!    老兵眼角掠到年轻校尉和王二狗转了回来,心中大振,求生的本能让他平生出一股子力气,低低的吼了一声,又推起火车重新与西夏兵们纠缠在了一起,待校尉和二狗杀到,三人重新会合后,情势又回到了刚才,不过不同的是多了一个老兵而已。    三人背靠背围成一个三角形,校尉把目光投向老兵,关切的问道:“要紧么?”二狗也是一脸的感激敬佩。    “没事”老兵的嗓音听起来像是破风箱般的嘶哑难听,“还能宰几个。!”    “好汉子!”校尉赞道。“一起杀出去。”    就在此时,战事又起变化,敌军的轻骑兵忽然从两边侧翼重新收拢,就像一把剪刀,杀气腾腾的向中间靠拢。此时的战场早已经千疮百孔,西夏奇兵终于等到机会,刚才腾挪不开的的憋屈感似乎要在现在发泄出来,个个犹如狂兽一般!种家军的步兵团经过一轮苦战,原就有了疲态,这下压力更是陡然增大,且被骑兵两个冲刺,原有的队形已然乱了,只能各自为战。    校尉用眼角瞥了一下山谷左侧,那里有一处断壑,杂草丛生,下面似乎还有缺口,如今三人已经是在战场的核心地段,周围全是敌兵,强突出去九死一生,想要抽身,只有向那断壑逃命,且不管沟壑的下面有多高,只有跳下去才有一线生机!打定主意,校尉便向两人喊道:“再往左边冲,跳崖!“    三人狼狈的边走边战,极尽全力挪至崖边,当真是费劲千辛万苦,校尉伸手抹了一下溅在脸上还有温度的敌血,大吼一声:“就是现在,走!”    说完一个纵身,毅然跃下。    慌乱之中,王二狗探头除了一眼那个断崖,深幽幽的不见底,崖边几株老树,加上杂草,繁茂一片,他只觉得脑袋又是一阵晕眩,双腿开始打颤,同时心中大叫“妈呀这么高,落下去不成肉泥了?……”    “你TMD倒是跳啊,我来垫后。”老兵架开一柄长枪,对着兀自发愣的王二狗子吼道:“嫌命长了?跳下去还有一线生机,留下来必死无疑!”    “我,我不敢跳……太……”王二狗子颤颤巍巍的声音弱弱的挤出来,下面那个“高”字还没出口,只听见老兵大骂一声:“滚你妈的怂货……”接着觉得屁股上一阵巨力传来,重心一个不稳,顿时哇哇叫着向深谷跌去……    王二狗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手臂,脸上被无数的的荆棘杂草划过,还没等他感觉到那种火辣辣的疼痛,“噗通”一声,就感觉掉进了冰冷的水里,接着脑袋一阵剧烈的疼痛后晕了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晌午了,阳光温柔的射在身上,王二狗舒服的呻吟了一声,慢慢的凝聚了一下心神,战争,死尸,校尉,老兵油子,慢慢的回到了思绪里,他只记得最后被老兵一踹,三人一起跳进断壑,就什么也不记得了。校尉和老兵油子呢?王二狗挣扎着爬了起来,只见四周一片齐腰高的杂草,再仔细的环顾一周,才发现这就是之前掉下的峡谷,旁边传来哗哗的流水声,竟是一条小河,他想起来到了,自己最后是掉进河里,真是命大,此时躺在岸上,可能是校尉大人或者是老兵把他捞上来的,既然自己没死,他们也不会有事,只是现在他们去了哪里呢?    王二狗试着走了几步,还好,腿没有受伤,可能是在山谷的那场战斗过于惨烈,加上心志受了一点刺激,现在除了有点疲惫之外,也没什么其他不妥的感觉。想起战场上血肉横飞人命如草芥的情景,王二狗又是一阵庆幸,不管怎么样,能活下来就好。    忽然耳边传来一阵激烈的争吵声,翁二狗一愣,随即马上反应过来,是校尉大人和老兵油子,他马上向着发出声音的方向奔去,拨开草丛,见到了奇怪的一幕:老兵油子面无表情的跪在地下,校尉大人则是满面怒气,手中的长剑正架在老兵油子的肩膀上,一缕血丝从老兵油子的脖颈处渗了出来。王二狗一阵迷糊,这是怎么了?昨日还是并肩战斗的手足,此时看校尉的样子竟是要致老兵于死地。 共 13709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生活中那些方式能够有效的治疗男性不育
昆明癫痫病研究院
昆明看癫痫挂什么科

上一篇:爱的誓言6

下一篇:现代诗绿的字的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