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康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杨骅支持TDLTE是中国的必然选择

发布时间:2019-11-15 05:02:34 编辑:笔名

针对一些人对中国支持TD-LTE的质疑,日前,TD产业联盟秘书长杨骅撰文表示,支持TD-LTE是中国的必然选择。文中的主要观点包括:

3G发展之初,中国国内仅有通过TD-SCDMA创新发展起来的这一薄弱、但基本完整的TDD技术移动通信产业链,从国家产业战略出发,中国自然而然选择率先支持有TD产业基础的TD-LTE,进一步夯实了包括TD-SCDMA和TD-LTE在内的移动通信产业链、创新链。

TD-SCDMA在中国的商业运营,使全球产业界看到了TDD制式在移动通信市场应用的可行性;也使业界进一步看好使用单一频谱,频谱效率高、可很好满足上下行不对称的移动互联网业务需求的TDD技术制式。正是由于中国业界的大力推动,TD-LTE才成为4G标准家族中重要一员,融合后的方案使得TD-LTE摆脱了作为LTEFDD标准补充的地位,成为一个与LTEFDD标准平行的、适合大规模独立组网的标准。

正像欧洲提出并主导LTEFDD标准一样,欧洲负责任地积极推动、完成了LTEFDD的产业化与市场应用示范,为全球规模化应用LTEFDD奠定了产业与市场应用的基础。作为国际移动通信标准——TD-LTE的主导国,中国亦有责任积极推动、完成TD-LTE研发及产业化,构建、增强可满足全球化市场应用的国际化产业链,并率先实现在本国的商用,为该技术标准的全球化应用提供坚实的产业支撑及市场应用示范。因此,中国率先支持TD-LTE发展是历史的选择,是一个负责任的国家及产业界的选择。

CDMA运营商选择TD-LTE为4G运营的主要技术方向,可能更加有利。原因是:TD-LTE在国内已开始大规模商用,技术成熟、与CDMA互操作成为可能;国内TD-LTE芯片企业在开发CDMA+TD-LTE芯片,从而可以形成一条独立的CDMA+TD-LTE的芯片供应链,促进技术进步与成本降低;如果我国CDMA市场采用以向LTEFDD演进为主的方案,该市场在3G时代的独家芯片企业掌控终端产业链的局面难以改变。(以下为原文,版面所限略有删节)

TDD技术制式将得到更广泛应用

TD-SCDMA在中国商用,使业界看到了TDD制式应用的可行性和支持移动互联网业务的优势。

早期的无线移动通信模式主要是时分技术体制的(即在同一个频段上、以时间分割来实现收与发,简称TDD)。但由于当时的技术条件所限,收和发的时间间隔较大,不能满足公众市场普通用户同时说与听的要求。因此,从第一代移动通信开始,收发可同时工作的频分体制(即用上下对称的两个频段分别同时实现收与发,简称FDD)成为移动通信主流技术制式。

现在,人们对无线通信的需求越来越大,要求越来越高,可用于支撑无线通信的、不可再生的频谱资源日趋紧张。尤其是从第二代移动通信后期开始,用户需求已开始从单纯的话音通信,逐步向数据通信扩展,这进一步加剧了频谱资源紧张的态势。因此,全球业界均开始在进一步研究移动通信技术的同时,重点研究寻找提升频谱效率的技术与方法。3G时代,由于集成电路与软件技术的进步,TDD的收发间隔已可以缩短到毫秒级,这使得其在公众移动通信中使用成为可能。故当时欧洲与中国均适时提出了使用单一频段的第三代移动通信TDD标准:TD-CDMA与TD-SCDMA。欧洲提出的TD-CDMA方案仅可用于慢速移动状态下的热点地区数据覆盖,不能满足移动通信独立组网规模化应用的要求,故而未得到产业界的普遍支持,逐步被边缘化。而中国提出的TD-SCDMA方案在技术上保证了独立组网的能力,在国际标准化组织3GPP发布的标准版本中,每一个版本时分双工的TD-SCDMA与频分双工的WCDMA的技术性能与功能均相当,并逐步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在中国实现了规模商用。

TD-SCDMA在中国的商业运营,一方面使全球产业界看到了TDD制式在移动通信市场应用的可行性;另一方面,使得业界进一步看好使用单一频谱、频谱效率高、可很好满足上下行不对称的移动互联网业务需求的TDD技术制式。故而在研究4G时,欧洲、日本及中国,均提出了基于OFDM及MIMO技术的TDD制式的LTE标准技术提案,最终形成了统一的基于OFDM与MIMO技术的FDD与TDD制式完整LTE技术标准体系,LTE-A标准最终被国际电信联盟确定为国际4G技术标准。

目前TD-LTE技术已得到国际广泛支持,全球已建设TD-LTE网络88个,其中39个已投入商业运营。今年上半年TD-LTE用户增长1517万,用户总数已达2617万,年底可望突破1亿用户大关。

业界专家预测到2020年后,第四代移动通信网络将不能保障快速增长的用户需求。为此,各国专家均开始了第五代移动通信技术的研究。由于FDD、TDD制式均有着各自独特的优势,因此,专家们期望在5G技术研究中,将两者技术优势融合,并加以新的高效技术形成一种全新的融合技术标准,以满足2020年后市场对移动通信的技术要求。比如:在同一频段上实现同时收发技术、大规模天线阵列技术、高频段通信技术、灵活双工等技术,从初步分析的情况来看,TDD的优势将在5G技术中得到进一步的发挥,其应用前景将更加广阔。

$$分页$$

TD-LTE是中国主导的4G技术标准必须大力支持

作为TD-LTE标准的主导国,中国有责任推动该技术的产业化、市场化,并率先在本国商用。

2005年开始,国际标准化组织3GPP启动LTE项目。在研究的过程中,各主要提案国均提出了基于OFDM与MIMO技术的TDD制式方案,但技术方案不尽相同,主要分为Type1和Type2两种LTE-TDD技术方案。其中一个是欧洲提出的TDD方案,它是基于LTEFDD做广域覆盖,TDD做热点地区补充考虑提出的,故不能满足TDD方案独立组网规模化使用的要求。另一个方案是中国提出的,这个方案考虑了TDD方案单独组网规模化使用的要求,采用了与TD-SCDMA相同的帧结构、初搜的方法、波束赋形传输、终端定位等技术。2007年11月,3GPP决定将两种方案进行融合,形成统一的TD-LTE技术方案。融合后的方案保留了部分TD-SCDMA的核心技术,同时增加与FDD共性的技术,保证了TDD方案的独立组网与规模化使用的能力,为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TD-LTE技术标准和产业链奠定了基础。此后,欧洲、中国、日本均向国际电信联盟提交了融合后的4GTDD技术方案,最终该方案被ITU确定为国际4G移动通信标准之一。

由此可见,正是由于中国业界的推动,TD-LTE才成为4G标准中重要一员,融合后的方案使TD-LTE摆脱了作为LTEFDD标准补充的地位,成为一个与LTEFDD标准平行的、适合大规模独立组网的标准。同时,为了更好地满足市场应用需求,中国业界又在3GPP中大力推动TDD/FDD融合发展,率先在标准上提出解决方案,在系统设备的研发中开发可同时支持TDD/FDD的基站设备,在终端与芯片中开发可同时支持TDD/FDD的多模多频产品。

在制定4G/LTE标准之初,全球仍处于3G时代TDD、FDD分立格局。FDD有CDMA2000、WCDMA,TDD有TD-SCDMA、TD-CDMA、WiMAX。当时,中国国内仅有通过TD-SCDMA创新发展起来的这一薄弱的、但基本完整的TDD技术移动通信产业链,从承前启后的国家产业发展战略出发,中国自然而然地选择了率先支持有TD产业基础的TD-LTE。并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夯实了包括TD-SCDMA和TD-LTE在内的移动通信产业链、创新链。

而从全球LTE发展看,由于欧洲的3G产业化开发与市场应用远远领先于中国,因此,其主导的LTEFDD的技术研究与产业化开发亦早于我国开始。为了加速TD-LTE的技术研究与产业化开发,赶上LTEFDD的产业化进程,实现FDD/TDD同步融合发展,中国就必须加大支持TD-LTE的力度,推动其赶上FDD的产业化与市场应用进程。因此,率先推动TD-LTE的产业发展成为中国的必然选择。

同时,正像欧洲提出并主导LTEFDD标准一样,欧洲负责任地积极推动、完成了LTEFDD的产业化与市场应用示范,为全球规模化应用LTEFDD奠定了产业与市场应用的基础。同样,作为国际移动通信标准——TD-LTE的主导国,中国亦有责任积极推动、完成TD-LTE研发及产业化,构建、增强可满足全球化市场应用的国际化产业链,并率先实现在本国的商用,为该技术标准的全球化应用提供坚实的产业支撑及应用示范。因此,中国率先支持TD-LTE发展是历史的选择,是一个负责任的国家及产业界的选择。

需要指出的是,TD-LTE并非固步自封于TDD领域,而是一直坚持兼收并蓄的开放态度,兼容并包TDD和FDD的长处。中国提出TDD/FDD融合与联合运营提案,也被3GPP接纳。正是在中国的大力推动下,全球TDD、FDD产业才从3G时代的分离,到4G时代逐步走向深度融合。

TDD频谱利用率高等优势日益凸显

智能天线技术利用TDD特性,成功解决了小区边缘信号差的问题,并成倍扩展了系统容量。

在第一代、第二代移动通信市场应用阶段,我国虽有全球规模最大的市场,但由于我们不主导技术标准,国内企业难以进入主流市场。为了改变这一现状,1998年,在国际电联向全球征集第三代移动通信国际标准时,大唐电信科技产业集团代表我国产业界,向国际电联提交了我国自主的TD-SCDMA标准建议,2000年TD-SCDMA标准被国际电联正式确定为3G国际标准之一,成为我国移动通信领域的重大突破。在TD-SCDMA阶段,我国在技术上率先提出了空分、控制与业务分离等技术方案,并率先在TD-SCDMA中进行了实践,在智能天线、上行同步、联合检测、时分双工等技术领域形成一定的技术优势。同时,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在TD产业联盟的组织推动下,借助TD-SCDMA的研发与产业化,培养了包括系统、终端、核心芯片、测试仪表等在内的大批移动通信制造企业,初步构建了较为完整的我国移动通信产业链,并实现了TD-SCDMA在中国的规模商用,为国际移动通信领域TDD技术的发展与应用作出了重要贡献。

随着移动通信与宽带无线接入技术的不断发展与融合,3GPP正式宣布启动LTE项目,项目设立之初各国专家均将发展目标确定为以正交频分复用OFDM技术和多天线MIMO技术,开发具备更大容量、更高效率、更低时延的移动通信标准。因此,作为4G标准的两个主流方案,TD-LTE与LTEFDD均使用了OFDM和MIMO等共性技术,主要的技术差异存在于物理层部分。中国在标准制定、技术方案选择、产业链支持等方面起到了主导推动作用。正因为中国提出的TDD方案保持了TD-SCDMA帧结构核心的部分,确保了从TD-SCDMA到TD-LTE的平滑演进,大大促进了后续TDD与FDD共平台产品的设计和开发,有效缩短了4G产品的开发周期,减少了开发成本。

在方案的技术继承和延续方面,LTER9增加了LTE终端定位技术、增强的下行双流波束赋形传输、eMBMS基本功能、网络自优化SON等特性。其中,在LTEUE定位技术中,包含了TD-SCDMA中已经得以应用的信号到达角度定位AOA与时间提前量TA相结合的定位方法,主要应用于TD-LTE终端定位;在增强的下行双流波束赋形传输中,借鉴了基于TD-SCDMA的智能天线技术,结合波束赋形和MIMO的优点,兼顾覆盖与容量的提升,并可应用于TD-LTE和LTEFDD系统中。这些技术在标准化过程中,引起了3GPP主流公司的关注与积极参与。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4G业务不断向IP化、宽带化发展,呈现出明显的上下行流量不对称的情况。如果采用FDD方式,对称的频段分配将会造成相当一部分上行频谱资源的浪费。而在3GPP标准中,TDD有7种时隙配比方案,可灵活配置上下行资源比例,更有效地支持非对称的移动互联网业务。

对于TDD双工方式,上下行信号在相同的频带内发送,因此可以充分利用信道的互易性来获得发送方向的信道信息,提升发送端的性能。智能天线技术正是利用了信道互易特性,成功解决了小区边缘信号质量差的问题,并成倍扩展了系统容量,在TD-SCDMA和TD-LTE系统中得到广泛应用。

由于TDD系统频谱利用率高等优势日益凸显,而对称频谱资源越来越缺乏,因此在4G阶段,ITU为TDD分配了更多非对称频谱,如2300~2400MHz、2500~2690MHz、3400~3800MHz及700MHz等,这为TDD后续发展奠定了重要基础。

近期业内专家在研究5G技术时提出,若要成倍提高频谱效率,使用单一频段的技术应成为重点研究内容。例如,大规模天线阵列等可大幅提升业务峰值速率和系统容量的技术,更适用于单一频段系统中。因此,在5G时代,无论是仍存在FDD和TDD两种双工技术方案,或是融合为一种,TDD的技术特性都将在5G技术中得到充分发挥。

$$分页$$

TDD对我国移动通信产业发展有贡献

围绕TD-SCDMA和TD-LTE,逐步从无到有建立起了以我国企业为主导的移动通信产业链和创新链。

TDD技术的研究对我国移动通信产业的发展有着特殊贡献,这种贡献主要表现在围绕TD-SCDMA和TD-LTE标准发展,由于我们掌握了技术与标准的话语权,故而逐步地从无到有建立起了以我国企业为主导的移动通信产业链和创新链。在产业链方面,截至2013年底,国内TD-SCDMA终端产业链厂家达427家,而国内终端产业链厂家总数大约600家,TD-SCDMA产业链企业数占比71%;中国TD-SCDMA芯片厂商共4家;仪表企业9家;系统设备企业6家。在TD-LTE产业链方面,截至2014年6月底,中国已有105家终端企业推出TD-LTE智能手机,这在全球170余家TD-LTE终端企业中占绝对优势。在芯片领域,MTK、海思、中兴微、联芯、展讯、重邮信科、锐迪科、国民技术等都推出了商用产品,尽管目前市场份额不高,但在后续规模化市场发展中必将发力迅猛。在TD-LTE商用网络方面,全球目前有88张合同,其中华为、中兴拿下了80张,占据绝对优势。

TDD对中国移动通信产业的另一贡献是中国企业围绕TD标准建成了涵盖技术、标准、开发、测试、应用的完整创新链。国内某大型设备企业老总曾经感叹:“如果不是因为做TD,我们根本不知道如何设计手机。”

而基于TD的开发历程,中国企业也普遍认识到知识产权的重要性。正是得益于TD-SCDMA技术专利的雄厚积累和TD-SCDMA知识产权处置方式,目前在中国3种技术制式竞争的3G市场上,TD-SCDMA是唯一一个不需要向海外公司缴纳高额专利费的技术,大大促进了我国终端企业的发展。在中国这一特殊的竞争加剧、利润不高的市场,专利的处置方式已成为决定终端企业发展的重要因素。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当今国际市场上有一种普遍的共识,凡是带有TD两个字的都是中国企业领先,选择TD-LTE必选中国企业,这已经成为全球产业界的一种产业意识形态。

目前全球最大的产业链是TDD产业链,凡是做TD-SCDMA的企业都已转向做TD-LTE,而做LTEFDD也基本同时都做TDD产品;但由于过去的基础薄弱,原来做TDD的企业,部分由于资源有限尚未完成FDD产品的开发。换言之,TD-LTE获得的产业链支持力度已经超过LTEFDD。在这种情况下,国内发放TDD/FDD混合组网试验许可,无疑将进一步推动形成我国企业将发挥重要作用的、全球TDD/FDD融合的产业体系。

TDD有利于我国电信业发展

国内TD-LTE芯片企业正积极开发CDMA+TD-LTE芯片,可以形成一条独立的芯片供应链,促进成本降低。

由于没有自主产业链的支持,我国在1G时代设备进口超过2500亿元,在2G时代设备进口超过5000亿元。3G时代因为积极打造国内TDD自主产业链,在网络部署和终端消费上节约了数千亿元。尽管3G时代我国仍有两个运营商选择了CDMA2000和WCDMA,但有TD-SCDMA做战略策应,也为CDMA和WCDMA的成本降低作出积极贡献。

在已启动的我国4G网络市场,中国企业已占据市场半数以上份额。在TD-LTE终端市场,我国企业提供的产品也已占市场59%。我国企业的大量进入,一方面可大大降低设备成本,另一方面亦可提高工程服务与售后服务的及时性。

而从3G向4G的转型看,选择TDD或FDD在技术上都不存在根本障碍。如美国既有Verizon的CDMA2000EV-DO加LTEFDD网络,也有Sprint及日本KDDI的CDMA2000EV-DO加TD-LTE网络。问题的根本在于运营商3G制式背后的终端产业链本身。以CDMA为例,目前中国市场上CDMA2000EV-DO发展不如其他两个技术制式,根本问题是海外某公司独家掌控终端产业链,大陆芯片企业难以进入市场促进竞争。在CDMA体系向LTE演进过程中,其难点仍然在于此。在LTE必须向下兼容CDMA的前提条件下,无论是TD-LTE或LTEFDD,开放的终端产业链将是其成功的关键因素。

在此背景下,CDMA运营商选择TD-LTE为4G运营的主要技术方向,可能恰恰是更加有利的。主要理由如下:

1.TD-LTE在国内已开始大规模商用,海外芯片企业已在TD-LTE市场积累了丰富的商用经验和优势产品,这就使得TD-LTE技术更加成熟,与CDMA技术的互操作成为可能。

2.国内TD-LTE芯片企业,正积极和VIA合作,开发CDMA+TD-LTE芯片,从而可以形成一条独立于海外某公司之外的CDMA+TD-LTE的芯片供应链,与该公司供应链形成良性竞争,促进技术的进步与成本的降低,进而可有效支撑国内终端企业群体进入CDMA+TD-LTE产业链,满足市场对终端产品的需求。

3.如若我国CDMA市场采用向LTEFDD演进为主的方案,则由于中国芯片企业在FDD领域积累不足,难以进入CDMA+LTEFDD市场,该市场在3G时代由一家企业掌控终端产业链的局面难以改变,对市场需求的支撑必然受到影响。

作为全球少数几个大的CDMA运营商,中国电信完全有可能在背靠国内强大TD-LTE产业链的情况下,成功运营CDMA+TD-LTE模式,并取得像Verizon那样依靠美国产业链完成3G向4G演进的成功效果。

宝鸡治疗卵巢炎医院
武汉那家医院治癫痫好
临沂治疗白癜风方法
美妍高科医院洪小兵
首都医科大学潞河教学医院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