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康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思路小说阉鸡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6:38:18 编辑:笔名

在农贸市场鸡鸭行的外头,蹲着一条瘦小矮个的汉子,都四十好几的人了,身个儿还不如十来岁的孩子呢。他姓莫,干不了什么体力活,平日只会阉鸡,街坊们就都叫他“阉鸡佬”。  他的本事可不寻常:首先是“蹲功”很厉害,蹲半天也不兴挪一挪屁股,他也不怕他的双腿会生出蚂蚁;更出色的是“阉功”,他操起刀来,很利索地阉了一只公鸡,那只公鸡立即能够下地行走,要是那只公鸡打趔趄跌倒了,他不光退回阉鸡的钱,还立马赔你另一只同样生猛的雄鸡。  镇子每逢农历三、六、九是墟日。一到墟日这天,他早早就来到他的地头——市场外面一堵废墙的墙根——那是他的领地,很有些年头了,来赶过墟的乡亲都晓得,没人跟他抢地盘。他把一只邋遢的布袋放下来,掏出简单的家当放在脚边,不过是一块黑布,一个瓷盘,几把磨得锋利的小刀,还有两把镊子和几条丝线而已。  放好家当之后,他就蹲下来,抱着双臂,目光百无聊赖地望天。没有主顾来,他也不失望,就那样一动不动地挨日神。若有主顾拎着一只公鸡来了,他也不兴奋,只是利索地接过那只公鸡,用手一扳它的两只翅膀,交叉架着,用他的一只脚踩着鸡腿,使它不能动弹;腾出手来,拿起那磨得锋利的小刀,准备动手术了。  这时总会有好奇的人围近来看,尤其是那些喜欢搅屎的孩子。最靠近的人往往蹲到他跟前不到二尺远,盯着他的动作,似乎要作一番研究。只见他抓着那只公鸡,拨开鸡腹的毛,用刀锋娴熟地轻轻一拉,在鸡腹处割开一道口子——那只公鸡挣扎了一下,却显然并不是太痛苦。  然后,他用“铁撑子”夹在割口的边缘,就撑开了一个小洞;再拿起几条细细的线绳,用镊子送进鸡腹里,搁开镊子,两只手揪着线头,一抖一抖地往上抽,像在玩提线木偶似的。转眼之间,他就从鸡腹里抽出一只卵子来,放进身边的小盘里;继续操作线绳,抽呀抽的,接连抽出几只鸡卵。  人们在啧啧砸嘴,欣赏他的表演。有人在赞叹——显然是阉鸡佬的老主顾,说莫师傅阉过的公鸡不再发情,长肉特别快呢。又有人在窃窃私语,夸张地说阉鸡佬有手上的功夫,像个手术大夫或解剖专家。还有人怀疑说,没见他给公鸡打麻醉针哩,莫非他的刀子上抹了麻醉药?  阉鸡佬那双眯缝的眼睛,有意无意地瞥了怀疑他的人一眼,似乎很不屑的样子。人们的啧啧称奇,他也不喜,顾自将那只阉鸡递回给鸡主;一时再没顾客来光顾,他也不急,就那样又蹲了下来,静静地待着,优闲得像一尊趺坐的菩萨。  陆续有人送来公鸡要阉成生鸡,半晌下来,他的小盘里装满鸡卵,他就赢来了他的衣食和下酒菜。   共 100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治疗男科专科医院哪家好
云南好的治癫痫病医院
中医治疗癫痫有哪些好办法

上一篇:相信11

下一篇:元宵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