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康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踏道纵天 第三十七章 不一样的邪毒

发布时间:2019-10-12 23:13:22 编辑:笔名

踏道纵天 第三十七章 不一样的邪毒

“师傅,我、我好难受”‘林枫’轻咬着暗凤耳垂,而后又对着暗凤吐气道。

“嗯啊”

“林枫,你、你不要这样”

“你弄的师傅也好难受”在‘林枫’的全面进犯刺激下,暗凤已经只能够轻声娇喘的反抗着。

其实暗凤所体会到的快感之所以能够让身为神魂境强者的她娇喘连连,并不仅仅只是因为‘林枫’有着高超的挑逗技巧,还因为她同林枫一样,也中了黑狼的邪毒。

不过暗凤体内的邪毒因为黑狼对其抱有的目的不同,所以暗凤与林枫所中的邪毒有所不同。

林枫体内的邪毒更多的只是针对他的,而非神魂,虽然黑狼在林枫的邪毒中还施加了一diǎn本魂之力,但那也只是为了在时机到了之后,可以更完美的与林枫的相结合。

至于林枫的神魂则可以简单粗暴的将其吞噬,所以林枫即便也能感受到体内潜在的在不断被激发出来,可他的神魂却暂且还不至于迷失于其中。

而暗凤所中的邪毒则更多是针对她的神魂,无论是最初那几道击中在暗凤三大秘处的风刃之毒,还是黑狼趁着暗凤收回魂力,而偷偷注入的暗黑本魂。在暗凤的体内,它们对暗凤的神魂感知都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这影响产生的过程虽然很慢,但效果确是很强。它们不仅配合着在外上下动作的‘林枫’,去慢慢激发暗凤潜在的,还使得暗凤对于自己身体的每一寸感知变得更为敏感,甚至还渐渐压制住了暗凤体内的能量,让暗凤完全变为了一个没有还手之力的xiǎo羔羊。

暗凤弱弱的反抗不仅没有阻止住‘林枫’的冒犯,反倒更刺激了‘林枫’体内的邪毒。即便是林枫本魂,在狂怒的同时,也感受到了一阵莫名的舒爽之感。

“就让徒儿来替师傅消除不适吧,我想师傅你也很渴望吧。”‘林枫’顺着暗凤的玉颈,亲吻着她的雪肤。闻着暗凤那特有的女人气息,感受着暗凤雪肤的粉嫩,‘林枫’时不时伸出了长舌,在暗凤的玉颈上来回品尝。

“嘤咛好,好舒服”‘林枫’的熟练挑逗,让本就快要融化的暗凤又感到一阵别样的快感。

可正当暗凤沉浸在了‘林枫’的舌头所带来的快感中时,‘林枫’突然停下了嘴上的动作,而此前‘林枫’的舌头似是让暗凤已经着了迷,当失去了那顽皮的xiǎo东西后,暗凤竟有些不耐的扭动起了身子。

“好徒儿不、不要停下来”粉腮滚烫的暗凤娇嗔道。

“师傅,你不要我停下来做什么?徒儿笨,还请师傅明示。”‘林枫’看着眼前这已经快要上钩的xiǎo羊羔,邪笑道。

“讨厌你明明知道的”

此刻暗凤完全没有了从前的开放与成熟,只见她羞涩的微低着头,不敢直视‘林枫’的眼神。于此同时她还双手轻捶着‘林枫’的胸膛,似是以此来表达自己的不满,完全就是一副撒娇的少女形象。

“师傅我知道什么啊”

虽然此时的‘林枫’恨不得立马将眼前的尤物按在地上,就地正法,以发泄心中浓浓的欲火,但经验丰富的他很明白,此刻是获取少女芳心的最为关键的一步,万万不可冲动,否则很可能露出马脚,导致前功尽弃。

同时,‘林枫’也很享受这挑逗眼前少女的过程,看着眼前的尤物在一步步自愿向他的陷阱迈去,这比粗鲁的占有她的身体更能激发和满足他内心的。

“就是刚刚那样”暗凤的声音细若蚊蝇。

“刚刚那样又是怎样”

“师傅,你不説清楚,笨徒儿怎么知道该怎么做呢?”‘林枫’很清楚,要想进一步打乱眼前少女的芳心,从而寻求突破口,就必须让眼前的少女主动开口,让她主动开口説出原本羞于出口的事,主动请求自己采取进一步行动,以满足她亟不可待的身与心。

“我我要你吻我”这一次,暗凤的声音更xiǎo,不过耳尖的‘林枫’还是听到了。

“啊?师傅你刚刚説的是什么?我没听见,你能再大diǎn声吗”

正当暗凤忍不住要发气的时候,‘林枫’动了起来,因为他知道此刻是进行下一步的最佳时机,倘若还迟迟不行动定会适得其反。

“啊——嗯——就、就是这样,我的好徒儿”突然被袭,感受着突如其来的快感,暗凤悠长又带diǎn韵律的轻吟道。

这一次‘林枫’是从暗凤的身后快速发起的袭击,他将右手中的丰满翘臀用劲捏了捏,力道的把握对于掌捏过各色尤物秘处的‘林枫’是丝毫不成问题的。

只见暗凤的在他的手中形状已经微变,这样既能做到不让暗凤感到过于疼痛,又不至于不能满足暗凤的身心。

‘林枫’明白只有将暗凤的抓捏在这种程度,才能以微痛来刺激和满足暗凤。

此刻‘林枫’粗壮的手与性感的翘臀组成了一副诱人的春图。

“你中了邪毒!快让我看看。”很快,白衣老者察觉到了林枫的魂身有些不太对劲

“前辈,林枫的毒没有大碍,现在还请前辈帮我个忙,助我击败那色黑狗,救下我师傅。拜托了!前辈!”林枫双膝跪地,急切的恳求道。

“那魔可不是什么普通的色黑狗。”白衣老人看了看黑狼,神情渐渐变得凝重起来。

“难道前辈也不是他的对手。”林枫有些失望道。

“虽説我只是一缕分魂,实力不及巅峰时的十分之一,但他也怕是因为破封,而导致了修为大跌。同为神魂巅峰,若仅仅只算我与他,我俩间的胜负大致只有五五开。”白衣老者实话道。

“那晚辈能帮您做些什么吗?”虽説只有五五开,但总比林枫自己上要强上许多。

“待会儿,我寻找到他的一丝破绽后,出其不意的发动袭击,并解除他对你魂珠的干扰。你所要做的,就是发挥你魂珠的潜能,助我一臂之力。”説罢,白衣老者便会神于对他尚未察觉的黑狼。

此时的黑狼,正控制着林枫的左手顺着暗凤光滑的后背,缓缓贴身向暗凤的红杉上端移去。

“师傅,就让徒儿更进一步的满足你吧”‘林枫’一边説着,一边露出了左手的利爪。

而后,这慑人的利爪从红杉的上端,轻擦着暗凤的后背,缓缓向下移动着。利爪每向下移动一寸,暗凤的后背在感受到一阵轻刺之感的同时,还出现了一丝凉意。

“嗯嗯”利爪的轻刺让暗凤敏感的雪肤产生了阵阵快感,让双眼早已有些迷离的暗凤又不禁发出了轻吟。

此时‘林枫’左手的利爪,不仅仅只是在挑逗暗凤,更是看似无意的就将暗凤的红杉从她的后背划开。

当‘林枫’的左手略过了暗凤后背的肚兜细绳,移动到了暗凤的xiǎo蛮腰时,他突然收回了利爪。虽然暗凤对于他划裂自己红杉的行为没有展现出太大的反抗,甚至她的心中对此还有些享受、有些期待。但他也并没有因此彻底将暗凤的红杉整个划破。

不过‘林枫’暂且停下手中的动作并不是因为他突发善心,而是他令有打算。

在他的眼里,眼前这位处子娇躯是无论如何都无法逃脱他的掌心的,他完全不急于与暗凤‘赤诚相见’。

面对如此完美的处子之身,‘林枫’虽然很期待真正与暗凤合二为一,感受暗凤的温暖。但作为情场老手,‘林枫很清楚的知道,在抵达那一步之前的过程同样是值得他好好去体会的。特别是眼前这尤物还是处子之心,多方面的挑逗她可以带给自己别样的快感。

穿衣的女子往往比裸露着身体更能让人产生联想,更具有未知的神秘的诱惑之力。

此时暗凤的后背已经半露出了平坦光滑的雪肤,而尚还隐藏在衣内的部分也似乎在引诱着背后的大手,渴望它能给自己带来更多的惊喜。

泉州治疗阳痿医院
张家口好的白癜风医院
海口妇科医院
泉州治疗早泄方法
张家口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